服装物流分会

您当前的位置: 服装物流分会 > 行业动态 > 详情

真维斯董事长回应“破产”质疑:澳洲公司自愿托管,中国公司今年有望扭亏为盈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03日18:14 中物联服装物流分会


1月15日,据外媒报道,真维斯澳大利亚公司宣布进入自愿托管程序,开始破产清算。


公开资料显示,真维斯是创立于1972年的澳大利亚品牌,主营牛仔裤等休闲服饰,1990年被中国香港杨钊和杨勋兄弟收购。目前在中国、澳洲、俄罗斯等地均有零售业务。


1月20日,真维斯国际(香港)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勋接受采访时强调,澳洲真维斯和中国真维斯分属于旭日集团不同的子公司,彼此独立运营,中国的业务不会受到本次托管的影响。


真维斯国际(香港)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勋


杨勋表示,2018年中国真维斯私有化以来,已经探索出增长的出路。目前实体店、加盟店、电商销售额“三分天下”。电商在2019年下半年实现盈利,童装业务快速增长,“我们预测中国真维斯2020年将扭亏为盈,销售也将同比上升。”


澳洲真维斯系自愿托管

托管人将提供改革方案


真维斯澳洲公司的变革,主要源于当地市场受到的剧烈冲击。


据澳大利亚《每日邮报》报道,澳大利亚服装品牌真维斯1月15日宣布进入自愿托管程序,开始进入破产清算阶段。


澳大利亚是真维斯(JEANSWEST)品牌的起源地,杨勋和杨钊兄弟在香港开设的旭日制衣厂曾为真维斯做贴牌加工生意。1990年将其收购后,杨氏兄弟反客为主,将真维斯做成了澳大利亚第二大服装品牌,同时销往中国、俄罗斯等地。


目前真维斯在澳大利亚有146家门店,杨勋在接受搜狐财经采访时强调,不同于有债务破产托管,我们是自愿交给托管人。澳洲真维斯是独立运营的子公司,因业绩不佳,经营改革的方案没有被旭日总部接受。具体采用什么样的经营方案,由托管人提供改革方案,最终由我们选择。


对于澳洲公司经营不佳的原因,杨勋表示主要是受到澳洲经济形势的影响,以及网上销售的冲击,管理方式仍需要改进等。尤其是货币贬值,导致澳洲真维斯成本上升,但服装价格并没有太大变化。


来自毕马威会计事务所的两位专业人士被任命为托管人,将对真维斯澳大利亚业务的财务状况进行分析。在托管人对真维斯的业务进行紧急分析期间,真维斯仍将继续运营。


托管人斯图尔特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真维斯受到了当前严峻的市场状况和在线商店竞争的压力和挑战。


斯图尔特还补充称:“澳大利亚政府为真维斯提供了重组的机会,从而更好地应对澳大利亚充满挑战的零售市场。”


事实上,2019年以来,澳大利亚零售产业正在遭遇“倒闭”危机。


据统计,截止到2019年年底,全澳大利亚零售产业有9100多家门店关门。仅在去年年底,澳大利亚倒闭的店铺包括众多知名海内外品牌,零售商店包括Sears、Kmarts、Party City、 Walgreens 、Barney等等。


据多家澳媒报道,2020年将有更多澳大利亚本土品牌传出倒闭的消息。


“澳洲真维斯破产肯定和真维斯在澳洲的品牌、产品无法符合市场发展需求有根本关系。”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对搜狐财经表示,传统的国际休闲品牌市场疲软不仅仅只是真维斯,美国GAP在本土日子也不好过,大众化品牌需要跟上大众变化的需求,一味坚持自身品牌的风格、产品风格、体验服务不改变是很难被普罗大众所接受,被淘汰就是必然的结果。


对于中国市场的影响,杨勋强调,因分属于不同的子公司且都独立运营,中国真维斯不会受到澳洲的影响。对于品牌美誉度和市场信心是否受到波及,杨勋表示,1月19日,中国真维斯线上销售业绩是平时的7倍,“还是有很多人关心真维斯,这就是最好的支持。”


曾为“小镇青年”共同回忆

真维斯内地市场逐渐失守


“很早之前我就看到了真维斯市场的下滑,为了保命,我们必须采取一些策略。” 杨勋提到,从2018年私有化获得更多的独立性后,我们不断探索,现在可以说已经基本找到出路,实现2020年买卖不再下降。


真维斯曾是内地服饰的领军企业,成为了“小镇青年”的共同回忆。


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真维斯在1993年正式进入中国市场,首店开在上海。

当时的中国正处于改革开放初期,真维斯和班尼路、esprit、佐丹奴等国际品牌抓住了这一波红利,迎来了事业高潮期。


由于物美价廉的定位和销售策略,真维斯在广大二三线城市备受热捧。


2013年,真维斯在全国已经拥有2500多家门店,销售额近50亿港元,这也是真维斯最辉煌的时刻。


凭借真维斯的迅猛发展,母公司旭日企业于1996年在港交所上市。


2012年,中国服装行业遭遇库存危机,引发关店潮。2013年,美特斯邦威关闭门店200多家,森马在2012年到2015年三年间关闭943家门店。


2013年以来,真维斯裁员6000多人,关店1300多家业绩下滑65%。截至2018年6月,真维斯门店数量下滑至1164家,较其巅峰时期缩水一半。


与此同时,国外快时尚品牌Zara和H&M相继进入中国,进一步抢夺中国服装品牌的市场。


2018年8月初,旭日企业发布公告,宣布以8亿港元出售真维斯中国业务,由大股东杨氏兄弟收购。



2019年,旭日企业又发布公告,宣布将Jeanswest Inernational出售给杨氏兄弟。


旭日企业表示,集团澳大利亚及新西兰市场过去三年中有两年处于亏损状态。集团需要对产品设计、市场定位及电商平台做深层次改造及再投资,此举不但耗资不菲,且短期内难见立竿见影效果。


“名牌大众化有生存的空间。” 经历了真维斯的起起伏伏,杨勋仍然坚信之前的理念,“以前做的工作还是认可的,只是我们经营的方法和渠道要思考,不断努力和进步。“


据了解,除了真维斯,杨勋还担任香港旭日集团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除了真维斯,旭日集团旗下还拥有贸易、房地产、投资等多种业务。


对于瞬息万变的互联网以及中国服装业目前处在的“寒冬期”,杨勋坦言:“服装业有一定的局限性,但人要穿衣服,这个行业仍然有存在的价值。企业不能完全看经济效益,还要看社会效益。真维斯要坚持下来,只要不亏损或者亏损小一点我们都能接受。但是一定要进步,不进步就会被淘汰,生存也是要争取的。”


聚焦电商和童装

真维斯表示2020年有望扭亏为盈


目前,网红经济也逐渐融入传统鞋服行业的销售模式。


因收购杭州遥望网络股份有限公司89.3979%股权,女鞋品牌星期六股价从2012年12月11日起股价起飞,上涨幅度超过346%。


资料显示,遥望网络成立于2010年,是国内较早把明星引入淘宝直播等平台的专业MCN运营机构之一,其运作的首场明星快手直播,就创造了两小时销量破千万的成绩。


根据智研咨询2019年12月发布的行业报告,2018中国服装市场规模达到9870.4亿元,网上服饰类商品零售额增长速度达到22.0%。随着居民消费水平的提升和服装电商的不断优化,预计未来服装电商的市场规模将进一步扩大。


时尚产业投资人、优意国际CEO杨大筠对搜狐财经表示网红+品牌+供应链的模式是现在的一种趋势,大家也都是这样做的。但网红带货价格相对较低,过度依赖提升不了品牌价值,网红是营销的一种手段,也不是唯一,目前全链路、全渠道的营销才是鞋服品牌的必然选择。


尽管很早以前,真维斯就尝试了电商,但并未有效阻止真维斯内地零售业务的持续亏损。


2017年,剥离了澳洲业务后的旭日集团在当年成立了“真维斯电贸分公司”,独立出电商业务以支持内地电商市场扩张计划。


不过,电商的主要作用却是协助实体店处理过季的尾货,扮演了一个“去库存”的角色。


“类似真维斯的传统零售品牌对于线上业务不可控存在一定的怀疑,特别后期真维斯为了加快内地市场发展,大力发展区域经销商,而经销商对线上业务有抵触情绪,故线上业务发展迟缓也是正常的。” 程伟雄表示。


电商同样是杨勋目前关注的焦点。


据介绍,真维斯目前在国内拥有1200家实体店,营业额目前“三分天下”,实体店、加盟店、网店各占三分之一。


“2019年下半年网店已经实现了盈利,原因是从销售库存改为线上线下同价,同样的营业额毛利翻了几倍。”杨勋透露,真维斯也尝试了网红带货,同时加大了跨界等合作。实体店数量已经到底了,加盟店本身就是盈利的,所以我们预测真维斯2020年已经是在谷底,有机会回升。


此外,童装业务成为真维斯业绩增长的另一条“出路”。


真维斯看到了童装市场巨大的潜力。杨勋表示:“2019年上半年真维斯童装实现了较快增长,接下来要大批进入童装市场,2020实现翻倍增长。”


杨勋注意到了目前的网络消费趋势,不同于上一代人年轻时的“缝缝补补”,现在的年轻人更加关注时尚,网上购买服装甚至只是为了消费欲望。如何引导年轻人增加网上的消费,成为杨勋感兴趣的话题。


“真维斯逐渐边缘化是因为管理思维、品牌传播、产品研发等多方面原因。” 程伟雄分析指出,近年以来真维斯也在大力推动线上业务,线上线下互融互通大势所趋。作为真维斯这种类型定位的品牌,在三四五线市场依然有空间,一切转变的关键依然在于产品。


杨勋表示,目前真维斯正在加大IP和名牌设计师的战略合作。“中国真维斯命保住了,接下来要在这个基础上走出一条路,恢复增长。”


责任编辑:中物联服装物流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