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装物流分会

您当前的位置: 服装物流分会 > 行业动态 > 详情

真维斯宣布破产清算,又一零售奇迹消亡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03日18:13 中物联服装物流分会

1月15日据澳大利亚《每日邮报》报道,澳大利亚服装品牌真维斯Jeanswest宣布进入自愿托管程序,开始进入破产清算阶段面临破产倒闭。不少网友感叹:“再见了,陪伴了我整个青春的服装品牌!”“再见了,我的青春记忆”


自愿托管,破产清算

1月15日,据澳大利亚《每日邮报》报道,澳大利亚服装品牌真维斯Jeanswest宣布进入自愿托管程序,开始进入破产清算阶段,关闭1300家门店,这也意味着,曾经的服装巨头、休闲服饰鼻祖真维斯在本部澳大利亚面临破产倒闭,现在,来自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的毕马威(KPMG)的彼得·戈特哈德(PeterGothard)和詹姆斯·斯图尔特(James Stewart),被任命为真维斯澳大利亚公司的托管人。


目前,真维斯在澳大利亚有146家门店,将近1000人的雇员都面临着失业的风险。


估计很多人都不知道始创于1972年的真维斯是澳大利亚本土品牌之一,其店铺一度拓展到全球的各个角落,在澳大利亚、俄罗斯、中东、新西兰等地,都备受热捧。而在中国,真维斯更是一度广受热捧。提起“真维斯”这个名词,相信对于70、80、90后而言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是众多“小镇青年”的共同回忆。“名牌大众化”经营策略、新颖的款式、出众的品质、七天可退货的服务,一度让真维斯成为了当时工薪阶层的首选品牌!近年来,不断下滑的业绩、接连不止的亏损,彻底把真维斯这个品牌推向了悬崖。

数据显示,从2013年开始,真维斯综合营业总额持续呈下滑趋势,2013-2017年同比下降的幅度分别为0.7%、13.32%、25.91%、23.98%和4.37%。

2016年,真维斯零售业务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市场收入下滑12.3%至9.551亿港元;澳、新两大市场合共运营224间门店,同比净减少4间。《每日邮报》指出,澳大利亚的零售业正面临着199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并进一步受到了亚马逊等国际电商平台的冲击。

接收真维斯的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KPMG)表示,真维斯将继续运作下去,会计师将对该企业经营状况进行紧急分析,并考虑所有可能选择,包括重组、出售或吸引投资。该公司在澳大利亚境外的运营不会受到政府的影响。也就是说,目前中国的真维斯暂时不会收到母公司倒闭的影响。


何以如此,真维斯的前世今生


起家于澳大利亚,发展于中国,这个昔日的牛仔休闲大王真维斯Jeanswest如今走向下坡路,在澳大利亚破产倒闭,它经历了怎样的辉煌与溃败?


  • 真维斯澳大利亚成立

    1972年,真维斯(JEANSWEST)在澳洲开设服装连锁店,专门销售休闲服装。

  • 杨勋杨钊“游泳”创业

    20世纪70年代,物质匮乏,此时广东惠州20岁的小伙杨勋和哥哥杨钊游泳到香港,开始在打工,然后创业成立旭日制衣厂,从香港把工厂开到了菲律宾和印尼。

  • 改革开放,回归广州,来料加工

    1978年,在外贸部设在香港的华润公司的牵线下,杨氏兄弟把工厂开到了广州。开始了内地最早的“补偿贸易(来料加工)”生意。

  • 旭日制衣与真维斯的偶遇

    1980年,旭日就与澳洲真维斯有业务来往,旭日是制造商,通过当地进口商卖给客户,澳洲真维斯就是其中的客户之一。

  • 旭日收购真维斯

    1990年旭日与当地进口商合作收购了澳洲服装零售商JEANSWEST。经过几年的努力经营,分销地区伸展至新西兰,而分销店超过190多间,员工约1000多人,成为澳洲第二大休闲服装连锁店。

  • 真维斯香港公司成立

    1993年1月1日,旭日成立了真维斯国际(香港)有限公司,开始进军中国内地零售市场。

  • 真维斯内地首店上海开业

    1993年5月,内地第一家专卖店在上海南京东路开业。

  • 香港上市

    1996年9月,旭日集团在香港上市。上市时股价是1.6元,不到一周就涨到了4.5元。2020年,旭日集团股价0.89港元,市值13.6亿港元。

  • 真维斯光辉与溃败

    进入内地之后,真维斯一路狂飙,2002年,真维斯营业额就达14亿元。十年之后,2013年,真维斯在全国已经拥有2500多家门店,销售额近50亿港元。曾是国内服装行业的领头羊。淘宝的兴起让服饰企业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在接下来的2013年至2018年,真维斯的销售额迎来暴跌,从50亿到40亿,再到28亿、19亿、16亿,到了2018年上半年,真维斯的半年销售额已经下降至7亿港元,仅为巅峰时期的1/4。

  • 澳大利亚本部大溃败

    据澳大利亚《每日邮报》报道,澳大利亚服装品牌真维斯(Jeanswest)1月15日宣布进入自愿托管程序,开始进入破产清算阶段。来自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毕马威(KPMG)的Peter Gothard和JamesStewart被任命为真维斯(Jeanswest Corporation)澳大利亚公司的自愿托管人。另外,本次托管并不涉及真维斯的新西兰业务。

一部波澜壮阔的服装辉煌与溃败史,反映了中国实体零售的成长,蜕化与溃败,还有在电商影响下的自我修养,以及同质化竞争下的产能过剩。


服饰零售的溃败与电商的光辉

2018年,真维斯母公司旭日集团发布公告称,拟以8亿港元将连年亏损的内地服装零售业务即真维斯品牌出售给集团创始人、大股东杨钊和杨勋兄弟,预计出售事项将产生收益约3133.3万元。出售事项完成后,集团将不再参与任何亏损的业务,并以室内设计、装修服务以及金融服务为重点。

旭日集团在公告中称,尽管过去数年,公司通过重组零售网络及提升供应链效率,令产品供应更灵活、更准确;为产品设计及市场推广投入更多资源及宣传;推出在线业务以把握中国不断扩张的电商市场。但是,由于市场竞争愈趋激烈,电商崛起打击实体店业务,时至今日,单凭“物超所值”声誉,真维斯难以吸引客户。因此,管理层的一切努力,并未为真维斯内地业务带来实质性改善。

作为曾经的行业龙头,如今却深陷严重亏损,难逃被卖的命运,真维斯的兴衰是整个服装行业当前困境的缩影。很多以传统渠道为依靠的传统鞋服企业如:美特斯邦威、班尼路、佐丹奴、百丽、富贵鸟、达芙妮、拉夏贝尔等正在受到电商价格冲击,房租人员成本、高库存的拖累,逐渐在这场淘汰赛中被淘汰。而那些依靠电商巨大流量,低成本进入的品牌则迅速跑红,一个双十一可能顶很多传统服饰企业一年的销售。线下服饰企业的日子很不好过。


2017年7月,鞋王百丽香港退市

2019年8月,富贵鸟香港退市,宣布破产

2019年上半年,达芙妮亏损4亿,大量关店

2019年上半年,拉夏贝尔亏损5亿多,大量关店

2019年上半年,美特斯邦威亏损1.38亿,大量关店

.....

电商多维度竞争冲击:与其说电商冲击,不如说是渠道成本冲击,相对实体门店,电商渠道的人工成本,房租成本,税费成本相对低了很多。门店虽然有很好的体验,但是毕竟门店的成本较高,客流固定。线下试穿,线上低价购买已经成为很多人的购买选择。

品牌、款式同质化竞争:说到快时尚,我们能列举出至少10个品牌,说到休闲服饰,我们也能列举出上百家品牌,说到运动服饰,那更是枚不胜举。款式同质化,销售模式同质化,品质同质化,体验同质化,导致产能过剩后的低价促销,承载着高成本,低价促销,季节性不确定因素的影响,亏损在所难免。

人工成本,房租成本,税费成本拖累:做实体零售最大的成本是人工,房租和税费。随着房地产的不断走高,店铺的租金也在不断上升,人工成本也跟着走高。相比电商渠道,实体零售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高成本压力。真正的成为了线上店铺的“体验店”。以天猫、淘宝、京东为主的电商渠道,通过低价竞争,购买随时,随地,随心的购物和不满意退货体验,快速成为整个品类中的销售佼佼者。给了实体店很大的冲击。

对于真维斯等以传统渠道为依靠的传统鞋服企业未来的发展,多位业内专家普遍认为,重中之重是找准品牌消费群,然后再做产品和营销的分解,以实现产品升级化、个性化、IP化的目标。


责任编辑:中物联服装物流分会